当前位置:

辛丑,年味在路上

来源:今日宁乡 编辑:卿雪 2021-02-20 09:28:28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刘文跃

老鼠要走了,却有点儿心不甘情不愿,还在作最后的垂死挣扎,冬春防疫依然是这个世界的首要任务。大弟发微信抱歉,疫情回潮要值班守责,只能在他乡迎新春,无法回故土和兄弟们团团圆圆过大年。

“月隐星稀烛有泪,茶凉酒淡笔无言。窗棂雨扣声声紧,肺腑情思苦苦煎。”腊月初七,大姐西行已经整整两年,奔八十的姐夫没有一日忘怀音容,常作无题伤感诗句,令家人记念笑貌,年也悲由心生。

她眼含微微笑意,看着在平坦宽敞的草地上撒欢的儿子,“崽崽,看妈妈这儿!”“咔嚓”一声轻响,儿子开心瞬间影像内存。女儿身居异国,因为疫情,上一个春节没能见到,这一个年关又不能回来。

闲庭信步太阳底下,无所事事的我在步行街慢慢地晃悠,身旁是来来往往的提袋,耳边是高高低低的叫卖,眼里是进进出出的快乐,心中是平平安安的欢喜。年味在路上,带一点潇洒,享一种惬意。

在人民中路信马由缰。黄金首饰一条街名符其实,忙忙碌碌,喜气洋洋;药房、眼镜铺、甜品店是搭头,小商品门市成点缀,数数不过六七家;那个取名老天天有的私营牙科医院内,就诊的病患寥寥。

大润发是最早进入这座城市的大型购物超市,始终坚持平民路线。我躲避着摩肩接踵的人流,穿梭在琳琅满目的年货间隙,望闻问切,东挑西捡,最后汇集成一声“叮咚”,缩减了手机上的支付银根。

我盯着货架上的电子产品浮想联翩,这种做工精致的东西借势绿色环保,脑洞替代传统鞭炮,样式呆板,声音哑沉,制式的闪光没有灵魂,缺失生命的力量,始终收获不到人们习惯已久的认同。小时候的年关百无禁忌,兄弟伙伴你拼我凑,用一年的积蓄一毛几分,到代销店买挂巴掌长的百子鞭,拆散开每人分几颗,炸水花,冲泥浆,轰牛粪,祸鸡鸭,妙趣横生,欢笑连绵不断,花样层出不穷。鞭炮用贺石桥的为佳,烟花买浏阳的为好,从前的宁乡人一到年关好像都统一了口径。送旧,烟花啸鸣天际,火树银花璀璨,祈祷幸福;迎新,鞭炮嘹亮八方,天地铺开红毯,烟火人间。

老徐还没有进屋,声音便震动了我的耳轮。他递来一支“和天下”,满面浮现着得意,却故作叹息:“钱太不经用了,昨日吃了一堂喜酒,后天老表的儿子结婚,请了我去当都管。快过年了,真的搞不赢。”大儿子请了几天假回家探望母亲,说是非常时期,随后要赶回单位轮班值勤。上中学的小儿子考试完了,吵闹着要去看外婆外公。阿玲想了想,也好,一起回乡下住几天。于是,大袋小包脚生风。

老公在外面打工寻生活,涛胖子守着一双儿女操劳日食。从天气预报知道这两天太阳很好,她家的洗衣机便从早到晚转过不停,洗了床单洗被褥,洗了冬袄洗鞋靴。她说:“也搞干净一点好过新年。”

辛丑,莫让鼠辈再猖獗;辛丑,不叫鼠辈再横行。辛丑牛的味道,正在寒风凛冽的庚子岁尾弥漫,飘荡,笼罩,带着和煦的温馨。

来源:今日宁乡

编辑:卿雪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宁乡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