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泪洒长汀祭叔衡

来源:今日宁乡 编辑:卿雪 2021-04-16 10:00:11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吴平生

三月闽西,田畴油菜一片金黄,山坡上已绽放出鲜艳杜鹃花,路边,红叶石楠齐刷刷冒出了嫩红的尖儿,玻璃球似的水珠儿挂满叶片,鹊鸟喳喳,微风拂拂,江南春来早。

三月十二日,应宁乡市档案馆之邀,与彭智勇主任、姜小平副主任、何叔衡纪念馆邵宝胜主任、文史专家陶子林和喻立新一行六人,怀着对英烈何叔衡公深情怀念,前往福建省长汀县追寻英烈遗踪。

下午四点多钟,我们来到了长汀县濯田镇梅迳村何叔衡殉难处。在长汀县委党史办负责人、当地镇、村领导陪同下,瞻仰了何叔衡纪念馆、何叔衡烈士纪念碑、革命烈士何叔衡同志死难处纪念亭。或访问,或留影,满怀哀思尽在默默寻觅之中。然天色向晩,寻觅叔衡公殉难处只能推至次日,我们返回县城。

三月十三日早上七点钟,长汀倾盆大雨。我们一行登临彭主任自驾车,眼望雨刮器不停运动,窗外亦如我们心情烟雨沉沉。车在茫茫暴雨中向梅迳村疾驶而去。

也许,故乡人虔诚感动了叔衡公。车出县城不久,雨住云开,日朗气清。车停梅迳村,濯田镇镇长傅启鸿、副镇长傅晨明、镇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烨、梅迳村老支书陈余东等镇、村领导已备雨衣等待前行。

当年,何叔衡等苏区中央领导转移途经的一座山叫牛子仁岽,属武夷山脉。这里,群峰突兀,雄奇峭拔。雨虽已停,坡陡路滑。我们时而手攀树枝藤蔓,时而人仰体倾,侧身抬腿,横踏陡坡,策杖蹒跚,气喘吁吁。爬至半山腰,稍作休息,脱衣喝水,调节体力。

翻过几座山,越过几道梁,我们来到一逶迤峡谷,峡谷出口处,树木苍苍间拥一悬崖绝壁,高数十米,陈老书记手指悬崖,对我们介绍说:“这就是何叔衡烈士跳崖处。”

目睹石壁,我们无比悲恸,泪流满面,几近失声:是啊,八十六年前,宁乡的优秀儿子,我们敬爱的叔衡公,您怎么就躺倒在这儿?亲情难割,党恩萦怀,泪眼朦胧中,我们仿佛看见一个头顶砂锅小帽,鼻挺宽边眼镜,长袍及地伟岸身躯的长者朝我们款款走来。

一八七六年五月,叔衡公出生于湖南宁乡杓子冲一勤劳朴实农民家里。五岁丧母,父亲兄弟姐妹艰辛送您求学。您少年睿智聪颖,一篇“今日之天下,一酷烈之天下也,其万姓之如炎如焚者,岂不甚于旱魃之虐哉”《旱》的文章,悲悯天下苍生,鞭挞清朝腐朽黑暗。

一九0二年,您考取清末秀才,然,您“深感世局之汹汹,人情之愤愤”,弃官不任,开办私塾,教书育人。

一九0六年,宁乡旱灾,民不聊生。当地一余姓大伯偷走何氏祠堂半担稻谷,何族决意将余沉塘处死。您闻讯,率十多名学子匆忙赶赴现场,疾呼:“赶快放人!”亲手为余解索松绑,当即慷慨陈词:天灾民苦,余家更苦,出此下策实生活逼迫……言之切切,满堂动容。赦免余伯。

一九0九年,您受聘于云山完小,与谢觉哉、姜梦周、王凌波一起,大兴教育革新,提倡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知识传授,“宁乡四髯”因此得名。

您批驳封建残余,倡导时代新风。面对家里人给小女缠脚,孩子痛苦不堪,凄惨挣扎,您气上心头,责备家人:“我不是讲过好多回。我的女儿不缠脚吗?!”愤愤然!您觉察面对封建恶俗光动口不行,须得动笔动刀才能解决问题。旋即,您把家里缠脚布、尖脚鞋统统堆放于地坪,搬来桌凳,将这些封建残余砍得稀烂。是夜,写了一首《放脚歌》:“妈妈缠脚骆驼样,眼泪流比脚布长。痛伤心,心痛伤,日夜痛得喊爹娘。行一步,摇三摇,身一摇,晃三晃。走起路来象残疾,摇摇摆摆出死相。快学何家闺女样,大脚大手好姑娘。”在您的影响下,周围邻里开宗明义,一家家女儿开始放弃三寸金莲缠脚痛苦,投入到生产生活实践中去了。

一九一三年,您考入湖南省立第四师范,后合并一师范,与毛泽东等进步青年结为挚友。

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,湖南暴发大规模学生游行,湖南督军张敬尧武力镇压,制造流血事件。您心系民族危亡,四处奔走,申援“驱张”,最终实现湘人治湘。

一九二一年七月,您与毛泽东等一道,出席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,成为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。

一九三0年,您从莫斯科中山大学求学回国,组织营救同志转入苏区。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,您进入中央苏区革命根据地瑞金,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,临时中央政府工农检察人民委员,内务人民委员(代部长),临时最高法庭主席。您坚持真理,严惩腐败,纠偏错案,匡扶社稷,赢得百姓“苏区包公”赞誉,毛泽东夸赞“何胡子是苏维埃的一头牛!”

一九三四年十月,因第五次反围剿失利,中央红军主力被迫战略转移。您奉命留守中央苏区,继续与敌人开展游击战争。

长征前,其实您已作好了充分思想物质准备,自己动手,编织好了两双草鞋,以备长征路上穿用。红军长征出发前晩,您在瑞金梅坑住处备以清酒、花生米,为老战友林伯渠饯行。两人促膝长谈,交杯对饮。惜别时,您脱下自己的毛衣赠与即将远行的好友,以抵御征途寒冷。这件毛衣,是您离开上海转入苏区前夜,女儿通宵赶工一针一线编织的,衣服上凝聚着女儿对慈父无比敬爱。林伯渠接过毛衣,百感交集,深情命笔《别梅坑》:“共同事业尚艰辛,清酒盈尊喜对倾。敢为叶坪弄政法,欣然沙坝搞财经。去留心绪都嫌重,风雨荒鸡盼早鸣。赠我绨袍无限意,殷勤握手别梅坑。”这首象征两位红军战士伟大友谊诗章,是融入中华民族血液里面的遗传基因,与日月同辉,励千秋万代。

一九三五年二月十一日,按中央局安排,您和瞿秋白、张亮、周月林、蔡纫湘等人,从临时中央政府办事处会昌县小密村出发,向福建永定县转移。您采取昼伏夜行办法,避敌锋芒,长途跋涉。

一九三五年二月二十三日,您和队员们在白水寨深山密林休息。

一九三五年二月二十四日拂晓,您和队员们经过整夜跋山涉水,抵达长汀县濯田镇梅迳村,疲惫不堪,负责护送的人说:就地休整,做饭。可您们刚端起饭碗,忽闻啪啪哨兵鸣枪。您们没吃上饭,边打边向牛子仁岽山峰转移。山路崎岖,坡陡崖险。前面国民党军宋希濂部从湘店镇冲过来,侧面有水口民团包剿,年老体衰而劳累过度的您,惟恐拖累同志影响整体转移,对邓子恢说:“快开枪打死我吧!”邓子恢令几名特警架持您奔跑。您已挑战生命极限,脸色苍白,大喘粗气,趁护送人员喘息之隙,脱开控制,向牛子仁岽姜窝坑纵身一跃,跳下悬崖。

那一跃,中共一大创建的党旗更加殷红耀目!

那一跃,长汀土地从此赤色!

那一跃,在空中飞褶的长衫,分明已是在狂风中猎猎飘展的党旗、国旗、军旗!

那一跃,让宁乡人民乃至全国人民陷入深沉悲恸之中!

悬崖下国民党长汀保安团代连长曾起、号兵熊辉见死了一个红军,便在您身上搜取几块银元和五人从瑞金领取的交通费。这时,刚苏醒的您死死抱住曾起的脚,拼命挣扎要夺回五个红军战士转移经费。丧心病狂的保安团曾起、熊辉朝您遂各开一枪,就这样,您实现了刚刚与瞿秋白分手时说的“我要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”铮铮誓言。

彭智勇主任不顾疲劳,不畏艰险,攀藤附枝,手脚并用,爬下悬崖,在您殉难身下小溪,发现一个多条血染褶纹石头,我们一行认定,这该是您曾用鲜血浸染过的红石。彭智勇历尽千辛,把石头搬移崖顶。

三万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等待,三万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思念,我们终于与您握手长汀!此时我们眼泪止不住从心窝流淌出来。我们打开袋子,把专从宁乡带来的钱纸、香、烛、米酒、苹果,恭恭敬敬摆放在您跳崖石头上,一齐跪下,稽首泣血,敬酒灵前。

忽抬头,望长天,晴空万里。您已浴火重生,化作一只娇健雄鹰傲遊太空,看到了中国人民在您等老一辈革命家创建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,披肝沥胆,赶走日寇,推翻蒋家王朝,让人民共和国从南湖、从瑞金、从井冈山、从南昌、从长汀、从遵义、从西北坡走来,而今正小康。您抿嘴微笑,祺福天堂。

来源:今日宁乡

编辑:卿雪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宁乡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