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烈士高继青:以身抗利刃 迎接长沙和平解放

来源:今日宁乡 编辑:卿雪 2021-04-21 14:43:46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高继青的《烈士证明书》。

高继青烈士墓。

□文/宁乡市融媒体中心记者 喻梦霖 图/任铁 何华龙

烈士档案

高继青(1927年—1949年),宁乡双江口人。曾任湖南克强学生自治会主席。1949年6月因帮助地下党转移印刷设备被特务绑架并暗杀,年仅22岁。解放后,克强学院并入湖南大学。湖南大学追认高继青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员和革命烈士。

他是湖南学生运动的杰出代表,长沙解放前夕,他奔走呼号,带领那个时代的大学生和进步青年,勇敢争取和平,追求民主和自由。他不畏艰险,面对国民党的迫害,他大义凛然,英勇就义,年仅22岁。他为国为民为真理而献身的精神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后来人。

从小立志 报效祖国

1948年,21岁的高继青与友人专程来到广州瞻仰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。两名志向远大的年轻人在这里定格下了这张合影。从广州回来后,他特意拿出照片给家中的弟弟妹妹看,并说道:“人的生命是宝贵的,但生命只有一次,我们要珍惜,要像先烈们那样轰轰烈烈为革命而生,为革命而死,才有意义和价值。”一番掷地有声的话语,让人忍不住热血沸腾。然而,一语成谶,一年后,高继青在人生最绚烂的年纪,不幸牺牲。

1927年,高继青出生于宁乡双江口镇檀树湾枫林村。家中兄弟姐妹5人,高继青排行第二。高家祖上人才辈出,其祖父高青珊为清代重臣,政绩武功卓著。高继青自幼聪明好学,在县立第一高等小学学习时,就喜欢打抱不平,每逢同学之间发生纠葛,他总是挺身而出进行调解,维护公平正义。1939年,高继青考入益阳信义中学,然而他在这所教会学校读了不到一年,就自行退学,只身跑去了重庆。

1940年春,13岁的高继青在堂兄高步青的帮助下,考入重庆市钟山中学。当时重庆是国民政府战时的陪都,豪门富室云集,不少纨绔子弟仗势欺人,高继青不改本色,常常路见不平,主持正义。

投身革命 不惧危险

高继青出生于一个动荡的年代,外有列强虎视眈眈,内有各地战乱四起,一个积贫积弱的中国深深印在他的脑海里,他从小立志改变现状,为国担当。从读小学时起,高继青就时常说到:“中国以农立国,我长大了要学农,献身农科事业,以促进国家富强。”在抗日战争胜利的第二年,1946年10月,他终于考入南京金陵大学农艺系。然而,当真正入学时,高继青的想法却发生了改变。

1946年,国共和谈破裂后,内战再起,生灵涂炭。高继青纵观大局,默察形势,觉得还不是“学农救国”的时候,他毅然投入到了南京的爱国学生运动。在金陵大学就读时,他时常和同学们一起到学校附近的书店看进步书刊,吸取了不少新思想、新知识,为之后投身学生运动打下了思想基础。“金陵大学是一个贵族学校,学费太贵。第二年,他就转回了衡阳的湖南克强学院。”高继青的弟弟高少青回忆。

克强学院以辛亥革命领袖黄兴的字“克强”为院名,是湖南争取自由民主最坚强的堡垒之一,地下党在该院的力量较强,加之有姜运开等进步教授的支持,学生大多数投入这一洪流,而高继青更是其中搏浪前进的“弄潮儿”。1948年上学期开学不久,学生自治会进行选举。高继青高票当选克强学院学生自治会主席。

担任学生自治会主席期间,高继青带头揭发校方贪污、克扣学生经费的问题,维护学生利益;他创办回雁学社,鼓励同学们多写文章,提倡言论自由,活跃民主气氛;同时高继青还参与了护院迁院运动,与学生代表向省政府请愿,将学校从位置闭塞的衡阳搬到了长沙。学校搬至长沙后,高继青在地下共产党员的指导下,当选了长沙市学联执委的职务。

1949年春,解放军已横渡长江天险。湖南省教育厅厅长黄风阶等想乘机解散克强学院。高继青以长沙市学联的名义,动员全体师生为争取长沙和平解放而斗争,不要回家,不要离校。当有同学心存畏惧时,他说:“现在是由黑暗到黎明的时刻,什么事只管大胆干,要杀头杀我高继青的头,要坐牢,我高继青去坐。”同学们在他的鼓舞下,解除了思想顾虑。高继青还组织留校同学们学习毛泽东思想、学唱解放区歌曲,克强学院内呈现出一派新气象。为迎接解放,高继青多次向汤子声同志提出,愿以生命作代价迎接解放大军南下解放湖南,争取加入中国共产党。“那时候参加游行发传单等活动时,我哥哥从不忌讳自己,因为他认为只要斗争是正义的,就不惧怕迫害。”

1949年5月,人民解放军迅速攻占湖北,白崇禧率数十万大军败退湖南,妄图据土固守。白崇禧的到来,让长沙再次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,长沙的和平民主力量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考验。

为正义献身 虽死犹荣

1949年5月,由于奸细告密,中共湖南省委地下印刷厂——金国印书馆被暴露。因湖南临近和平解放,急需印刷宣传资料,省工委当即通知金国印书馆,搬出一部分设备,建立新的据点,以供使用。可是设备要由谁运输?怎样才能运出去呢?1949年6月14日,中共地下党员找到了高继青。“运送设备需要用到汽车,因为我哥哥是学生自治会的主席,他可以调学校后勤部的汽车来帮忙运送。不过这件事情很危险,暴露身份,当时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。”

很快,高继青调用学校汽车的事情,引起了特务的注意。6月19日,高继青被反动派带走。此时的高继青早已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高继青遇害后的第五天,他的遗体才被找到,其状惨不忍睹。至死,他都没吐露半个字,严守了党的机密。

高继青牺牲的消息传来,全省一片哗然,中共湖南省工委、长沙市工委立即做出了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罪行,声援高继青惨案的部署。省会报纸详细报道了惨案真相,湖南大学成立了“支援高案反迫害大会”……1949年6月29日,克强学院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。7月2日,湖南大学举行了庄严的公葬仪式。在追悼会上,一副副情真意切的挽联挂满了礼堂,宁乡地下共产党员汤匊中写到:是民主战士,是革命先锋,历史我来编,生也千古,死也千古;以血灌鲜花,以身抗利刃,精神君不死,成亦英雄,败亦英雄。这副挽联,是对高继青烈士追求自由、酷爱民主、忠于革命的真实写照,被许多报刊转载,广为传诵。

1948年,高继青和同学游岳麓山拜谒黄兴、蔡锷墓时,曾对同学们说:“人生在世,不要做寄生虫,要对人民有所贡献。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,像黄兴、蔡锷一样,安葬在岳麓山。”他牺牲后,人们遵照烈士遗愿,让他安眠于岳麓山畔。就在烈士牺牲一个多月后,1949年8月4日,长沙和平解放。克强学院也被并入湖南大学,全校师生为怀念烈士,成立了高继青烈士纪念委员会,维修烈士陵墓,举行纪念集会,并报请党组织追认高继青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员。到今天,长眠在岳麓山下的高继青,也从未被遗忘。每年都有大批学子、市民带上鲜花前来祭奠他,人们用幸福的生活,告慰英灵,缅怀他曾经付出的一切。

来源:今日宁乡

编辑:卿雪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宁乡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