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走进松溪村

来源:今日宁乡 编辑:卿雪 2021-07-19 09:38:29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肖鑫辉

在心灵静下来的时候,总能听到一种声音在呼唤,那是乡村的某个角落,是一方净土,是母亲乳汁喂养的地方。

南风将白云吹得心花怒放,汽笛将砚墨匀开。一群诗歌爱好者,应松溪村喻书记邀请,回归母亲的怀抱。

2021年6月19日,周六,天气正好,前天还是36度高温,今天却凉风轻拂,玉脂余香。因一路有很多美才少女相随,故一路走来非常轻松愉快,就连太阳公公都特别怜爱这群美少女,特地把自己的脸藏了起来。

在宁乡市平缓宽阔的宁横公路上西行60公里,然后我们在井冲路口左转进入一条相对较窄的乡村公路。路虽不宽,但都是硬化路面,虽然曲折,却也平缓。公路是沿河而上的,就如同小时候常在母亲的身上爬山一样,亲切温暖,大家的心里都透着甜。

进入松溪村,两边村民的家门口及路边都是修饰相对整齐的花草绿植,田间好些男女正在拔秧插中稻。整个水田都是绿油油的一片(那些直播的和插秧早的都已经施过肥了),除开这几丘正在准备插秧的田里还在映着日光外,其他没有一丘荒废的田地。

路边小溪里偶尔传来少儿们的欢笑声,今天周末,他们在河里捉小鱼虾,我情不自禁的停下了脚步。他们有的在石头底下模索,有的在草丛中用手轻赶,一幅经验十足的大人模样。那起上来的篾骚箕(一种竹制品)里就会有小鱼虾和小泥鳅。清澈的小溪流水,在小朋友的追逐中,拼溅出无数朵浪花。小浪花打湿了衣裳,却点亮了光华,点燃了希望。在不小心中,一个小妹妹的桶被水打翻了,桶中的鱼虾全部回到了河中,她的小脸瞬间拉下,眼泪就从黑亮的眼球里滚了下来。那个大点的小男孩见后马上跑过去牵着小女孩的手,关心地说道:“妹妹上来别哭,哥哥的全给你。”小男孩说完后,把自己桶里的鱼虾全倒进了她妹妹的桶中。看着他们开心的身影,自然想起自己儿时的精彩瞬间,那时的我们比他们在小河里玩的更欢。松溪村是一处典型的山区小院,一进入松溪村地界,两边的山就长了起来,且一节高过一节,在自然中对松溪村长出保护的肩膀。山中林木茂盛,百鸟争鸣,池塘边一棵古樟树上写满了时光日记。它雄壮粗阔的主干上长了好多石姜,这是一味非常好的中草药,这是大自然给它的养生药方。

脚步在轻松愉快中不知不觉走进了村里的图书室,一张长长的大办公台两边摆满了椅子,我们二十个人围圈而坐后还很宽松。它在告诉我们,这里既是学习之地,也是村里的会议室。掌声响起后,所有的诗歌之言瞬间立定,这掌声之源,是对松溪村和我们一众诗友们的鼓励与欢迎。

四年前,松溪村因养猪粪水排放的原因,门口这条小溪就成了一条有名的臭水沟,那时大家连光脚下河都不敢。为了让村民有一个美好的生活环境,他挨家挨户走访做思想工作,并去政府尽量为大家争取损失补偿,同时为大家寻找新的致富之路。今天的松溪村,山青水秀,物美人和,他们经历了什么?努力、担当、蜕变,所以才有今天的“五星松溪村”。

松溪村村部的大门口右边,二百亩辣椒苗已开花挂果,因他独特要强的个性,这里的辣椒都是向天上长的。所以他有一个美丽的名字,朝天椒,他正在等待秋日里那场红红火火的采摘盛会,等待那片铺天盖地红映满松溪。

在书记的引领下,我们参观他们辣椒园基地、华塘鱼基地、栀子花基地,以及那一排排列着方阵的稻田,那是祖辈们留下的农耕文化之精髓。

“一池碧映苍穹色,陌上芳芬玉女妆。”眼前的这一切让人想入非非。小溪流水、农家绿植、荷池映月、百鸟争鸣。栀子花开白玉凝,沉香引得游人醉。看着厚实柔滑的栀子花叶,自然想起了小时候的游戏。我们把发黄的栀子花叶摘下来用小竹枝穿起来,说是鱼。到现在我都想不起来,当时我们心中的鱼是怎么来的。也许那鱼,就是今天诗歌中的华塘鱼吧!

来源:今日宁乡

编辑:卿雪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宁乡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