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父亲是我的榜样

来源:今日宁乡 编辑:卿雪 2022-06-16 10:03:33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马晓炜

父亲当兵退伍后一直在家务农。打我记事起,父亲挂在嘴边最多的话是:“我是党员,无论啥时都要主动为群众当标杆、做表率。”父亲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

那时,到了梅雨季节,村子常发生内涝。政府多次派人解决,大伙担心破坏了风水,谁也不愿从自家动土挖渠泄洪,造成年年下雨、年年水满为患。望着乡邻如住孤岛,父亲忧心忡忡,找到村党总支书记说:“我是共产党员,先从我家放水吧。”村党总支书记“吧嗒吧嗒”地抽着旱烟,半天没表态。他清楚,从我家放水,管道穿房而过,弄不好三间土坯房会土崩瓦解。“我家房子盖的时间不长,瓷实得很。”父亲宽慰着村党总支书记。“回去商量商量,我也去征求大伙儿的意见。”村党总支书记善意地提醒父亲。

父亲将此事告诉了母亲,向来对父亲言听计从的母亲顿时像换了个人,“你想没想过,房子如果倒了,我和孩子就连个落脚地方也没了。”母亲越说越生气、越说越委屈,而父亲却一言不发,任由母亲哭诉。等母亲气消了,父亲赶紧赔着笑脸,“你看这汪洋大海的,多影响生活啊。这个节骨眼,我这个党员不能躲在后面当孬种吧。”父亲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,母亲抹着眼泪同意了。

在村党总支书记的张罗下,洪水从我家开挖的渠道里欢快地流走了。告别了洪水困扰的乡邻,纷纷向父亲竖起了大拇指。大伙记住了父亲的好,可母亲直至去世前,对父亲曾经的举动还耿耿于怀,因为我家的房子没住上几年就倒塌了。

党员要冲锋在前、享受在后,父亲对此深信不疑。村里分田、分地,我家分的田是大伙儿挑剩的;每次交公粮,我家是第一个;若听说谁家吃不上饭,父亲宁愿让我们少吃点,也要伸出援助之手。有人说父亲傻,他像没听到似的,依然如故。

到了收割的季节,父亲总是先把长势喜人的稻子收割了,趁着晴好天气脱粒出来,晒了又晒、筛了又筛之后,拉去交公粮。父亲看着满脸疑惑的我,一脸严肃地说:“党员啥时候对党都要忠诚,交公粮更不能弄虚作假。”虽然我对父亲的话不甚理解,但他的辛苦终有回报。粮站工作人员次次都夸我家的稻谷颗粒饱满、干净没杂质,是样板。在一片赞扬声里,我也倍感脸上有光,希望长大后做个像父亲一样的诚实党员。

时光荏苒,原以为古稀之年的父亲,没了当年的那股激情,然而不曾想,自从和我们住在一起后,他照样闲不住。去年,我生活的城市突发疫情,得知社区招募志愿者,父亲连声招呼都没打,便跑到社区报名,社区考虑他年龄偏大,婉言谢绝了。父亲非但没打退堂鼓,还和社区干部论理:“作为党员,越是困难时刻越要冲锋在前!”社区干部深受感动,点头应允了。在一个多月的疫情防控中,父亲每天坚守在“疫”线,用他瘦弱的身躯默默守护着万家灯火。

家庭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,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。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下,二十多年前,我就加入了梦寐以求的党组织。这么多年来,不管是在部队服役,还是转业到地方,我始终以父亲为榜样,自觉把初心落在行动上,做个像父亲一样无愧于党无愧于祖国无愧于人民的好党员。

来源:今日宁乡

编辑:卿雪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宁乡网首页